任鸟飞 | 现世里肯定会有春天

摘要:罗理想 2020年2月27日


任鸟飞项目:“新盈的理想III”

监测地点:海南后水湾地区

监测时间:2020年2月份

这个春节过得很担忧也很恐惧,生命的脆弱无处可藏。不过,话又说回来,应该也让不少人学会了珍惜,珍惜自己,珍惜他人,珍惜身边那些其实也是一个个生命的野生动物。

在做陆生野生动物疫源疫病防控监测的时候,也在密切观测鸟们的活动。 2月份,后水湾湿地的越冬鸟种基本稳定,只是数量上有些变动。

在银滩,红嘴巨鸥一直都在,保持在130只左右。大凤头燕鸥少了好多,2月19日监测时只有20来只,12月份记录700只的盛况已不再,1月份期间数量波动也很大,甚至有时去了连一只都看不到,怀疑有时水位太低它们跑去了大海中的沙丘。

鸻鹬类种类基本不变,每次去都可以看到黑腹滨鹬成群地低头觅食,翘嘴鹬经常混迹其中,既不热闹也不孤单;三趾滨鹬永远追着潮水疾步,灰斑鸻一般都是愣头愣脑地站着;翻石鹬经常木桩边徘徊,有时也会伸张脖子啄着木桩找东西;挖螺的人一走近,白腰杓鹬便群飞,然后落到不近也不远的地方.....

虽然疫情让很多人隔离在家,但海边的劳作仿佛不曾停止,或许是有人以为海边空旷用不着担忧吧,也可能是他们实在闲不住生活的脚步。



在我们新盈湿地,2月19日,鸟友下一站拍到1只蛎鹬,是后水湾湿地新增鸟种,是海南的第三笔记录。第二天赶下去寻找却没了踪影。或因滩涂宽阔难以寻觅,也可能是歇歇脚就飞走了。如今观鸟的人越来越多了,发现的概率也会随着升高,真的很好。

(蛎鹬拍摄者:下一站)

退潮的时候,我们更能直观地感受到滩涂的热闹和丰富。每到傍晚,黑脸琵鹭就会陆陆续续飞来滩涂,它们是摄影爱好者的模特,夕阳西下,光影勾勒的各种美姿直接在朋友圈收获点赞。红脚鹬和青脚鹬常在潮沟旁或站立或玩水,见人走过也会边叫边飞;在滩涂上最抢眼的要数苍鹭了,体格高大,站立威武,飞起来虽然动作缓慢但气势不减,大个的还有大白鹭,水中踱步伸长的脖子仿佛在高歌;成群成群的蒙古沙鸻或群飞或洒落各处,努力点缀着滩涂,给自然界增添不少活力......

相对于平时来说,滩涂上的人明显减少,鸟儿的空间越来越大,所以各个角落都有它们活动的身影,或许,这对鸟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少了些许的干扰就多了些许的自由。

我们新盈湿地除了滩涂上的繁华,在农田等淡水湿地也很热闹,比如经常记录到的长趾滨鹬、青脚滨鹬、林鹬、扇尾沙锥、绿翅鸭、白眉鸭等等。


  在临高彩桥红树林保护区,栗树鸭依然喧闹,不是在水面上占据地盘就是飞到空中遮天蔽日;夜鹭依然在红树林丛里呱呱地叫,用声音提示自己的壮大;鸻鹬更多的是活跃在红树林头边,自己玩自己的游戏。

红嘴鸥一般都会在2月中旬飞离,现在在新市水库那边还有几十只经常戏水,估计差不多也要飞走了,我们只能重新启动期待,也相信年底时它们会一如既往地遵守承诺。







隔离在家的人们或许早就闷得发慌,很多人的心说不定早已如鸟飞翔。虽然现在疫情有所控制,但远还没有结束,防控工作不允许有一刻放松。所以,只要我们有所忍耐就会有所自由,相信鸟也一样吧,很多时候它们其实也在狭缝里生存,很多命运都在人类的手和嘴间游离,想想大家都不容易。或许,过好各自的生活,互不打扰又相互照顾,才是所谓的盛世吧。

监测路上,也拍了不少林鸟,一起奉上,愿能给你带来一些安慰,在这不能离家出走的日子,相信,现世里肯定会有属于我们也属于野生动物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