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鸟飞 | 终究要热闹的海

摘要:2019-08-30


监测地点:海南后水湾地区

监测时间:2019年8月份


8月3日开始,后水湾湿地就热闹起来了。像往年一样,蒙古沙鸻、中杓鹬、青脚鹬、红脚鹬等是先头部队,经过夏季的“鸟荒”,突然在海边看到它们云集,虽然种类不多,但数量可观,兴奋之情在阳光下被暴露得衣不遮体。


很多鸟的繁殖羽还没完全褪去,斑驳的搭配别有风情,时装的多彩。由于长途跋涉,都显得有些憔悴,相信安顿下来之后,假以时日,它们肯定油光可鉴,就像我们一样,哪怕是过客,一段时间的安稳也会使我们容光焕发。




在新盈湿地,高潮之时,200多只蒙古沙鸻在盐田处聚合,鸟头攒动,配乐熙攘,由不得你慵懒散;40多只的红脚鹬和青脚鹬在浅水区域来回走动,倒影清晰,世界光明,多年之后回来依然少年;中杓鹬也不少,30来只在一起,或走养殖塘,或拥挤着塘坝,无法忽略的骚动群体。稻田地中林鹬开始抖动悠闲的尾巴,草地里又多了扇尾沙锥的东张西望。值得一提的是,4、5月份就来湿地繁殖的栗喉蜂虎和蓝喉蜂虎此时已经拥有了健康的下一代,开阔地中经常看到那些幼鸟纯真的脸。8月中旬离开,美丽而轻盈的身姿暂时保存。


彩桥湿地的红树林下,一直都在的栗树鸭不改喧嚣个性,夏也吵吵,秋也闹闹;在此度夏的那只黑脸琵鹭,想必已经融入大家庭的平淡和喜庆,从从容容,不曾孤单;白鹭、夜鹭等留鸟的早出晚归忙活整个夏天,此时许多鸻鹬的加入,仿佛中了头彩,瞬间步入繁华。那里的小岛上椋鸟约有80只,每天都在喧闹中证明自己。


来银滩的候鸟种类上日渐增多,数量也是,特别是到了中旬,沙滩上更是热闹非凡。里面也有不少过境鸟,停歇两三天就有部分南飞了,如8月3日记录到的7只黑尾塍鹬、5只大滨鹬、23只红颈滨鹬,6日再去监测就看不到了;6日记录的1只弯嘴滨鹬12日也找不到了踪影。数量逐步增多的是中杓鹬和白腰杓鹬,24日就有了80来只;蒙古沙鸻和铁嘴沙鸻约400只;比较稳定的是翘嘴鹬、三趾滨鹬和翻石鹬。首次在银滩记录到的灰尾漂鹬,数量保持在20来只左右。但,往年常见的黑腹滨鹬和斑尾塍鹬这个时候还没有现身,耐心等待它们的慢慢到来。


提起银滩,不得不说鸥。2018年9月26日记录到的大凤头燕鸥和须浮鸥今年来得有点早,8月3日就缤纷海滩了,数量跟去年差不多,各约有100只。但在24 日的监测中,数量波动厉害,各只剩下约40只了。在27日的监测中也看到了2只鸥嘴噪鸥的回归,甚喜。红嘴巨鸥和黑尾鸥还没有回来,可能要等到11月份,到时也希望有别的新鸥慕名前来。



接下来可能会有特别的过境鸟出现,监测的脚步充满了动力,此时此刻,想象后水湾湿地的鸟羽纷飞。

鸟来鸟往,牵引着我们的心,野外的眼睛一刻也不想错失那些小小的身影。越冬也好,过境也罢,只要看到它们在海边热闹,心底就会自然而然响起欢快的歌。近在眼前,或远在天边,都愿你安好。






阿拉善SEE“任鸟飞”项目,是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的一个综合性生态保护项目。该项目以超过100个亟待保护的湿地和24种珍稀濒危的水鸟为优先保护对象,以科学调查为依据,提出通过民间机构发起行动、企业投入、社会公众参与的方式,搭建与官方自然保护体系互补的民间保护网络,建立保护示范基地,进而撬动政府、社会的相关投入,共同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该项目于2016年3月由阿拉善SEE基金会正式发起,并于2016年7月通过阿拉善SEE理事会审批立项。目前,该项目已得到巧女公益基金会、阿拉善SEE华北项目中心、华东项目中心、深港项目中心、腾讯公益基金会以及社会爱心公众、企业的共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