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鸟飞 | 夏日的骚动

摘要:罗理想 2019-07-03

                                                                                         


监测地点:海南后水湾地区

监测时间:2019年6月份


6月份的紫外线作风火辣,极力揭穿防晒霜是不是三无产品。海上吹来的风,带着灼热的印记,没有一点江湖规矩专打脸,经常被黑的我们无处伸诉,这一刻,只求心里有阴影。


不过,这个季节对于野生动植物来说简直添加了催生剂,红树林开了花结了果,不用人工种植也有繁华的趋势;鸟类更是窝了蛋孵了仔,一想到余生就忍不住露出嘿嘿的笑容。但,话又说回来,适度的记录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研究的价值,如果毫无节制地又拍蛋又拍幼崽的,这样的窥探显然已经有了侵犯鸟类隐私权的嫌疑。如果某一天它们比人类强大,是不是也会以破坏国家安全的理由打压我们?



废话少说,还是聊聊我们夏日的鸟吧,或许,这才是毫无争议的属于全世界的知识产权。


银滩的鸟明显减少,坚守的白脸鸻在沙滩上时走时蹲,也许,正值繁殖的它们更喜欢这种静音模式,摒弃外界养儿育女的絮叨,耳根清净地培育下一代;蓝喉蜂虎在木麻黄林旁的沙丘上时飞时停,它们永远都那么生活简单没有负担,想必这个时候它们的仔也已经继承了优良的基因,开始在蓝天上初体验滑翔。




和贵村那边的夜鹭闹得正欢,红树林是它们放肆的天堂,沙哑的叫声五音不全,但我们只记取那份肺活量。栗树鸭的数量越来越少,也不知它们散落在哪片天涯。白鹭幼鸟的毛茸茸见证生命的蓬勃,在阳光下亮得纯真,仿佛白衣飘飘的年代。




本着“老婆是人家的嫩、孩子是自家的棒”的人生哲理,我还是要多说说我们湿地的鸟。


5月28日记录到一只山斑鸠,之所以要写写它,是因为这个时间段的出现有点反常,它本属于过境鸟,至于为何这么晚才现身值得思量。是落单还是要留下?个体的东西有时确实难以捉摸,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理由,喜欢这样子就是它的理由。6月2日监测到45只中杓鹬。中杓鹬是这里的常见鸟,每年冬季都不忘初心地活跃我们的湿地。往年的夏日里它们也会部分停留,但数量这么多还是头一次记录到,给有点沉寂的海边带来不少生机,相机因此也粘贴一点清爽的面膜。



本来这个季节是观察和拍摄彩鹬最好的黄金时段,雌雄同行幼崽相随,家庭的温馨默默享受。奈何6月初下了几场雨淹没了它们平日的栖息地,只见水草丰美不见彩鹬恩爱。三天两头就去探望一下水位,大热天的蒸发速度竟然如此缓慢,头一次不喜欢这样的水灵灵。



一进湿地公园,栗喉蜂虎的叫声处处可闻,随后就是轻盈的身影装满眼帘。或是红树之上,或在草地之中,公路旁,鱼塘边,农田里,无处不在在证明它们的存在与活力。一般它们都要待到7月底8月初方才离开,真的很感谢夏候鸟的陪伴,既填补越冬鸟北归的空虚,也坚挺留鸟守候的信心。“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享受人世繁华”。



滩涂里确实少了很多看头,沙鸻三三两两,金眶鸻也显孤单,青脚鹬东张西望估计也在寻找伙伴,绿鹭倒有一点不甘寂寞,在红树的支柱根中穿来钻去。此时逛得最多的当然是稻田湿地,白胸苦恶鸟不停地在叫,声名远播;栗苇鳽黄苇鳽不是在草丛里伸头张望就是低飞而过,总之默不作声;蓝胸秧鸡很警惕好像早就预判世间险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斑文鸟和白腰文鸟在稻穗里埋头苦干忽而集体飞起,群起群落看上去很亲密战友。


宽阔草地四周的树上,灰背椋鸟一贯地吵,有了孩子之后更似更年期提前,躲不过的唠叨放不下的情;有时也会看到绿嘴地鹃在树枝上蹦来蹦去,就像闲不住的人在那里闷头瞎忙活,生命在于折腾;斑头鸺鹠主张生命在于静养,一切运动得等到夜深人静时;四声杜鹃的叫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




那天在草地里发现四只林夜鹰,软趴趴地贴地而休,保护色了得,真正的潜伏者,有时就算拍了照还得放大了才看清真面目。其实它们飞起来的样子也挺好看,翼上白斑为褐色上体增色不少。那个地方经常有鹧鸪和鹌鹑出现,只是它们往往是被惊而飞,抓拍不到那一瞬的精彩......


监测的路上或冷或热,鸟,是我们不变的主题。越冬时的缤纷,夏日里的热闹,只要我们激情不减,那么,每段时光都是我们的美好,带着满满的骚动理由。







阿拉善SEE“任鸟飞”项目,是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的一个综合性生态保护项目。该项目以超过100个亟待保护的湿地和24种珍稀濒危的水鸟为优先保护对象,以科学调查为依据,提出通过民间机构发起行动、企业投入、社会公众参与的方式,搭建与官方自然保护体系互补的民间保护网络,建立保护示范基地,进而撬动政府、社会的相关投入,共同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该项目于2016年3月由阿拉善SEE基金会正式发起,并于2016年7月通过阿拉善SEE理事会审批立项。目前,该项目已得到巧女公益基金会、阿拉善SEE华北项目中心、华东项目中心、深港项目中心、腾讯公益基金会以及社会爱心公众、企业的共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