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鸟飞 | 热天里,鸟也会带来凉爽

摘要:2019-05-22 罗理想


     


监测地点:海南后水湾地区

监测时间:2019年4月份-5月份


四月初,部分越冬鸟还在,加上从更南方北归过境的鸟儿,海潮的起落还不至于那么空白,岸边的林子里也有一些路过的林鸟被镜头捕捉,相机的储存卡也记录一些跌宕起伏。


白腰杓鹬和中杓鹬一直在海边昂首挺胸,每次下滩涂它们总首先映入眼帘,不是在红树边集结,就是在沙滩上踱步,壮大的队伍浩荡心情,一下子就热闹了观鸟的脚步。大杓鹬有时也会混迹其中,刹那亮了眼。它们来得早去得慢,给我们坚守的承诺。



同样声势浩大的还有蒙古沙鸻,其中的铁嘴沙鸻、环颈鸻等一起飞一起落,时而占地为王,时而鸟浪翻飞,甚是壮观。小小的小鸟结伴同行,很好地诠释了团结就是力量。有时鹗或游隼低飞而过,也会被惊起,但它们没有一哄而散,而是相互照应保持阵势。大难临头各自飞到底在说谁我也不知道。


越冬的200多只黑腹滨鹬现在数量明显减少,在滩头上觅食或许都是在进一步补充能量。同伴的陆续离开可能也牵动了它们北归的心思。每个人都有他思念的地方,有时被风吹草动,身未至心先行。只是等它们到了那里,冬至春来,或许它们对这里也是怀着同样的心情,迁徙之路,奔波之中,痛并快乐着。


大滨鹬、三趾滨鹬和灰斑鸻一道是海边不可或缺的风景,曾经的规模也逐渐变为三三两两。每当想起三趾滨鹬的疾步行走、大滨鹬的从容觅食以及灰斑鸻的慵懒歇息,心底就有说不出的平和。


长得花里花俏的翻石鹬其实一点也不花里花俏,有时间去观察它们翻石头的情景想必你也会被那份老实本分的动作感染,并从中收获不一样的乐趣。这个时候突然多了起来,该是过境的已经加入,在灰白色中多了一份亮色那也是别样的看点。



红脚鹬和青脚鹬及泽鹬就像杓鹬一样,都是这里的忠实粉丝,迫不及待地来,恋恋不舍地离开,给这逐渐加热的天气送来些许的凉爽。其中也会有翘嘴鹬矮胖的身子同步移动,翘翘的嘴巴让人想起小朋友生气嘟嘴的模样,真正的可爱。不像有些成年人自拍时故意嘟起的嘴唇,少了天真,多了做作。此时的林鹬依旧在田里或塘中成群觅食,那里是它们最喜欢的地方。


灰尾漂鹬以前都有越冬记录,去年跟今年却是只有过境时才监测到。它们跟中杓鹬一起,在红树林的荫凉里停歇。没过几天它们就飞走了,独留我们在这里思考其中的来来去去。还有那只蓝翡翠,本以为它早已离开,423日那天却无意看到它依然在常玩的地方驻足,也算是一份惊喜。



黑脸琵鹭是这里的明星鸟种,关注度无疑会有意加深一些。以往记录到它们北归的时间最迟是4月中旬,今年仿佛有所依恋,23日时还看到部分停留。从37只到25只到14只再到4只,它们逐渐分批离开,繁殖地的召唤自远方声声传来,想必它们也无法抑制心灵的骚动,翻山越岭,只为那份默默的牵引。



过境的时候,在海边的树林里也会看到一些林鸟,如鸲姬鹟黄眉姬鹟等。


到了4月底5月初,夏候鸟蜂虎如约而至,在废弃的鱼塘上空叽叽地叫轻盈地滑翔。在炎热的夏季里,美丽的蜂虎鸟是出野外最大的动力,很多人为了拍摄它们靓丽的身影宁愿在烈日下发呆,留下了不少湿身的诱惑。每次看到它们在沙质的塘坝上挖洞筑巢,心就自然地多了一份安宁,看到它们繁衍生息,仿佛看到了未来。



5月份是记录留鸟的时候。对于留鸟,或许很多人都会无意地忽略,见与不见反正它们都在这里。是的,不可否认,越冬鸟不仅缤纷眼界往往也会带来加新的惊喜,不少人爱不释手。其实,留鸟的不离不弃同样可以反映环境的质量,好它们继续留,不好它们到别处留。观留鸟最好的地方当然是农田和鱼塘了。


彩鹬是留鸟中最精彩的一部分,它们总在那个地方出现,生活和繁衍。绚丽的雌暗淡的雄,站在一起地位由颜色说了算。当然,夫妻之间并没有强弱之分啦,不争或许就是在让你,很多理由有时说出来就变了质,赢也是输。




白胸苦恶鸟有时会在塘边走,胸至腹部的那道白色暴露无遗,栗色的臀部不小心有时也会朝你开放。傍晚时分,它们总“苦恶苦恶”的叫,也不知道是在呼唤同伴还是在诉苦;蓝胸秧鸡则在农田藏头露尾,怯怯的模样好像祖辈早就告诫小心开得万年船。褐翅鸦鹃突然就冲过公路,在你眼前晃了一下就钻进了灌丛,每天都可以看到它,而且不止一次,只是想拍好它也是有一定的难度。



夜鹭在红树林中繁殖,灰背椋鸟在电线杆里孵卵,白脸鸻在沙地里筑巢,栗树鸭在红树边鸣叫,池鹭在稻田地里觅食,牛背鹭年年跟着牛,纯色鷦莺在芦苇丛中跳来跳去,褐耳膺在橡胶地穿梭,黑翅鸢不是悬停就是在高枝上站立.....



留鸟的生活同样精彩,如果我们用心去观察和体会,在熟悉的面孔中,我们同样有着不一样的发现和收获,在这么热的天里,感受鸟儿带来的那一丝丝凉爽。





阿拉善SEE“任鸟飞”项目,是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的一个综合性生态保护项目。该项目以超过100个亟待保护的湿地和24种珍稀濒危的水鸟为优先保护对象,以科学调查为依据,提出通过民间机构发起行动、企业投入、社会公众参与的方式,搭建与官方自然保护体系互补的民间保护网络,建立保护示范基地,进而撬动政府、社会的相关投入,共同守护中国最濒危水鸟及其栖息地。该项目于2016年3月由阿拉善SEE基金会正式发起,并于2016年7月通过阿拉善SEE理事会审批立项。目前,该项目已得到巧女公益基金会、阿拉善SEE华北项目中心、华东项目中心、深港项目中心、腾讯公益基金会以及社会爱心公众、企业的共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