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橹前行 | 菲律宾红树林初探

摘要:愿你一如既往生生不息

2018年伊始,为了 避开寒潮 了解更多有关红树林的信息,在Peace Boat的Makiko的引荐下,CMCN与菲律宾在地组织Peoples Global Exchange取得联系,咨询菲律宾红树林保护资讯并协助安排菲律宾参访行程。


路线示意图:


由于我们主要在卡拉棉群岛活动,贴心的小白特地做了详细路线大图(戳大查看):




于是CMCN一行人便趁着寒潮突袭厦门,躲到了温暖的小岛晒太阳。这第一篇文章,就来说说菲律宾的红树林好了。



红树林里的植物


“那我们这里可多多了!”

——在交流过程中,当听说中国有37种红树植物时,CFI的Flora女士好似有些骄傲地笑道。


诚然,菲律宾的红树林资源是非常丰富的。据统计,2000年,菲律宾的红树林面积将近11万公顷,约为中国的5倍[1]。行程中我们乘船去访了环着岛屿的许多片红树林,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景象。



发达的笋状根,是海桑努力适应环境的痕迹。



在中国濒危的红榄李,在菲律宾却不难见到。



虽然上面这棵红榄李不知道为啥消失了一块,但依然不影响我们激动拍照的心情。


榄李的小fa


当听说老鼠簕和小花老鼠簕做成药品时的某些功效,菲国友人们也是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小花老鼠簕:???


不像国内泥样的滩涂令人深陷,菲律宾红树林生长的土地土质偏硬,一双拖鞋便足以助你横行林中。这也能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这里的水都比较清澈了。


叫“砂坪”似乎更合适呢


水底一览无余


乘螃蟹船徜徉在红树林河道,也不失为一种惬意的体验 。





红树林里的生物


早就听闻孟加拉的红树林里有孟加拉虎和白斑鹿,不禁期待起菲律宾的红树林里有什么神奇的小动物。然而整个行程中,不说没看到什么鸟类,连弹涂鱼都很少见(当知道Calamian群岛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Bird Area后,失望感尤甚)。听说是由于台风“天秤”和“阿加顿”的影响,鸟类和鱼类数量骤减。不过幸好,还有其他“新奇”的体验。


据当地政府介绍,能够在附近红树林里看到flying fox(飞狐?不不不,其实是果蝠),这立马激起了我们的好奇。驱船去寻,远远地就能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仿佛课堂上几百号人明目张胆地窃窃私语。由于船被红树林的根卡住无法继续前行,只好抻着脖子远远观望。


没错,那些倒挂在树上黑黑的东西就是flying fox


另一种体验有些不可描述,令人尖叫连连,请注意前方高能视频预警。



(视频看不了?去微信推文里查看呗→传送链接



据知情人士透露,这种生活在木头里的船蛆(worm)口感很像竹蛏,蘸着醋还挺好吃的。请大家自行脑补就好,吃饭前慎点。


另外,还听说科隆岛另一端的红树林可以看见萤火虫,然而由于时间关系,只好遗憾错过。



红树林里的人人人


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菲律宾红树林边上的居民与红树林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连接。事实上,在上个世纪末期,菲律宾红树林滥砍滥伐的现象非常严重,大约75%的红树林生境已经消失,其主要原因是被改造成了半咸水的养鱼池塘[2]。如今,这种挖鱼塘清除红树林的行为已经是一项非法行为。


由于人们生活在红树林边,因此他们是最直接感受到红树林所施与的恩惠的。试想一下,若是没有红树林,当台风过境时他们该何去何从?


幸运的是,现在政府、NGO和社区已经开始联动保护红树林。目前最普遍的保护措施是植树造林,虽然这其中的门道还是有待考量(比如种植的种类、种植的地点),但是,能够看到他们的保护意识是很强烈的。


刚种下一棵小苗的我好像变帅了!


红树林为家,就真的会去扛起保护家的责任。那么住在城市里的我们,红树林难道就应该成为事不关己的存在吗,我们又应如何作为呢?



参考文献:

[1]兰竹虹,等.南中国海地区红树林的利用和保护

[2]Maricar S. Samson, Rene N. Rollon.菲律宾种植红树林的生长性能:对森林管理策略的再思考




(最后放一个治愈系彩蛋)




END/下集预告







致谢


感谢阿拉善SEE基金会、敦和基金会通过“劲草·敦和优才计划”对CMCN员工成长的支持,感谢刘文曼女士的个人定向捐赠,使得CMCN专职团队有机会赴菲律宾参访学习,开拓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