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鸟飞 | 后水湾黑脸琵鹭再创历史新高

摘要:罗理想 2019-12-26


任鸟飞项目:“新盈的理想III”

监测地点:海南后水湾地区

监测时间:12月14日同步调查


前言

今天是任鸟飞项目水鸟同步调查日,将有哪些朋友前来助阵?又将会有什么样的惊喜等着我们拥入怀中?



万林芬同学和阿宏同学昨晚已经驾到,好久没有一起野外了,他们的到来让我不由地想起了一起参加GEF海南湿地保护体系项目培训的好多往事,五年的光阴,一起学习一起做湿地生物多样性的监测,山山水水,定格许多不舍的身影和笑脸。


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人早已渐行渐远,想必湿地在背后也会藏有诸多无奈;有的人依然在观鸟路上雀跃,我们就权当红树林还会偷偷露出浅浅的笑。很多事情我们都不能左右,就像本来等从海口赶过来的刘毅博士和周志琴老师一起去吃饺子的,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猪价飙升原来的老板不干了,去了别处吃早餐但已经找不到了过去的味道。当然这一切都不会影响我们今天鸟调的心情,我们的乐趣在海边,而不仅仅是街头吃货。


冬日的阳光暖洋洋的,抚摸到脸上就成了妈妈的手。


由于上午高潮位,第一站我们选择去彩桥湿地,那里有不少鸟在红树林上栖息。可能是鱼塘打开了闸门,水涨很高都断了不少內入的路。找了个浅水的位置,打算趟水而过。经常来海南的刘博士也喜欢穿了人字拖鞋,这时赶上方便了。清澈的水泡着周老师清晰的脚不知此时是不是有点清冽?小万她们在车旁,说风景秀丽想航拍,现在的无人机噪音很小了,只要控制高度就不至于对鸟类造成干扰。


鸟运还真不错,一进去就看到有黑脸琵鹭在红树上悠闲地栖息,有的把长嘴巴安放身上闭目养神,有的则边舒展脖子边摇头晃脑。为了抬高自己,有些人爱吹嘘认识某某领导或大佬,而周老师是直接爬上了木麻黄,看事物没有高度确实不行,就算不能高瞻远瞩起码也要平视。树上传来的快门声就像绑定的来电铃声,既可意会亦可言传。而刘博士则原地狂拍,他有他的角度,这可能是他多次来海南离黑脸琵鹭最近的一次了,没摸过他的小胸脯不知道心跳是否加速,不过当小万通过航拍确认有41只黑脸之后他便即时上传观鸟群,这是后水湾的历年新高,喜悦心情可见一斑(过了几天有鸟友拍到42只)。


红树上的还有苍鹭和大白鹭,大体格长脖子的它们眼界很高,站着威风,飞起招风,就是要让你看见我。夜鹭是这里的长住居民,生活、工作、繁衍,一条龙服务。长住的还有栗树鸭,每到夏季鸟荒的时候它们总在这里安慰相机,有些是候鸟,冬天一到它们的队伍明显壮大了很多至少也在600只左右。有些候鸟有一部分也慢慢地成为留鸟了,气候和环境总在改变一些事情,或悄然,或轰然。前几天监测到的红嘴鸥此时没有在这里同栗树鸭共嬉戏,不知它们又调皮地躲到哪个海湾了,有翅膀真好,翅膀硬了更好,爱去哪里去哪里,父母管不着。


当我们转战光村银滩,潮水已经退了不少,宽阔的沙滩敞开胸怀,迎接我们的尽是柔软。


此时,近处的游人已经很多,挖螺的村民也散落各个角落。经验告诉我,鸟起码在一两公里之外。


通过望远镜提示,远处果然有白花花的一片,那是鸥在集结无疑。如此动荡场面,让我们禁不住加快脚步。一路上,不少鸻鹬就在身边逍遥,青脚鹬走走停停,有时还伸缩脖子鸣叫;中杓鹬就在挖螺人的身边来回,不管是被逼还是经过了磨合,总之越来越融洽;白腰杓鹬在不远处的沙丘上独步,成群的时候像聚会,单独就变成了欢笑以后代价就是冷漠;一不留神,就有一阵风从头顶吹过,原来是蒙古沙鸻在翻飞,小朋友就喜欢玩出其不意。


当越来越靠近鸥的地方,鸟儿越来越集中,黑腹滨鹬集体埋头苦干,填饱肚皮就是获得感幸福感;三趾滨鹬则跟着潮水跑,你是不是以为它们在小跑减肥?非也,逐浪觅食而已,我们最好不要随便以吃饱没事干的思想臆想别人的根本需求;翻石鹬和翘嘴鹬俨然已经在餐桌上得到自己想要的,此时迎风站立玩满足;三只斑尾塍鹬在小鸟群里横冲直撞地啄食,掉头的速度来看显然是没有驾照的老司机;矮胖一点的大滨鹬则老实好多,循规蹈矩地循序渐进,有时也会停下来歇一歇,仿佛吃饭也很吃力......


银滩是观赏鸥的好地方,也是记录鸥的好鸟点,每年都有至少几百只的鸥在此缤纷海面,从8、9月份开始,种类和数量加加减减直至来年的2、3月份。


越走越近,终于可以清楚地看到鸥了,今天它们好给力啊,2000来只,任意我们欣赏和拍照,随着潮水的退去,我们跟鸥亦步亦趋。


红嘴鸥在水中漂浮和嬉戏,大凤头燕鸥和红嘴巨鸥则更多地在沙丘上停歇,它们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热闹非凡,让P900都不知道如何下手,拍大场景感觉鸟不清晰,选三五只又体现不了现场氛围。当他们在尽情拍照的时候,我拿着望远镜静静地扫描着,希望发现更多的种类,更希望能有新的记录,特别是看到大凤头燕鸥的时候心里老想着中华凤头燕鸥,“神话”本来渺茫,但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在耐心寻找之时,突然听到有人说有一只特别的鸥,顺着手的指向终于找到一只褐色的鸥,仔细一看原来是亚成黑尾鸥,去年有记录到3 只,今年仅此一枚,但也足以令人喜上加喜了。


10月份还在的须浮鸥和鸥嘴噪鸥没有看到,海本宽阔,只要它们高兴,去哪里都可以,有意的挽留,无意的转身,我们都没必要唱“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撤回来吃午饭的时候已经到下午3点,鸟经常让我们废寝忘食。“久居西湖梦亦佳,鹭朋鸥侣自烟沙”原来真的是指不食人间烟火啊,鹭朋鸥侣,交友不慎,嘿嘿。






来到我们新盈湿地的时候,太阳已经斜照了,狼尾草在柔和的光影里轻轻飘浮,如梦如幻。


在墩吉村的农田上,牛背鹭在杂草中时而低头慢步时而抬头张望,好像在犹豫该不该回家;稀稀疏疏的秸秆里,林鹬和长趾滨鹬来回穿梭,仿佛贪玩的小朋友;那里每次都会看到扇尾扇锥在浅水里啄食,一有动静就会稍停片刻则耳聆听;一只黑翅长脚鹬在家鸭群的嘈杂里依然优雅地走来走去,别人干扰不了你那就叫气质。与农田一路之隔的废弃养殖塘里,金眶鸻和青脚滨鹬走走停停。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紧张地奔向东场村,此时,太阳已经落在红树林上,夕照里开始有小群白鹭归巢。走在塘坝上,一群斑鸠从头顶低飞而过,林中传来椋鸟的鼓噪,望向滩涂,深处的潮沟有黑脸琵鹭在觅食,听到中杓鹬和红脚鹬上传的叫声,蒙古沙鸻小群地飞来飞去然后就没在泥滩的灰褐色当中.......(由于当天拍不好,上面用的是这些天的照片)


记得当晚发朋友圈的时候我写到:今天很开心,不只是因为鸟羽纷飞,更因为,远方的你们前来携手同行,同行在欢声笑语的海边。


是啊,鸟调不单单是在监测鸟的状况,其实,我更想看到的是,岁月老去,依然还有不少朋友愿意走在大自然的怀抱里,与鸟对视,与我们对视。


(图片作者:刘毅、周志琴、万林芬、罗理想)